關於部落格
  • 36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蔡皇炒股鐵三角 太陽花改搭和諧號列車

還記得去年台北地方法院對宇昌案判劉憶如因查證不周,應賠償蔡英文200萬元。當時綠營政客撻伐國民黨耍奧步,為了賺取政治利多,反耽擱台灣生技產業的發展。


深思片刻後,先不提宇昌案本身的道德與利益迴避問題,以及「誤植日期」是否真洗清本案冤情;一窺近來中央研究院院長翁啟惠,對浩鼎解盲後維穩股價的殷勤,以及這家企業背後複雜的產官學生態,台灣生技業的發展真有被耽擱到嗎?

或許宇昌案的爆發,還讓台灣官商勾結嚴重的生技業病灶,提早曝光。複雜的裙帶關係,讓許多有爭議的生技業交易,均牽涉到曾涉嫌協助李登輝將國安秘帳帳款,洗進台綜院的尹衍樑。

生技法案則是蔡英文當年在行政院副院長任內,與李登輝另一大徒弟—王金平聯手快速通過,李氏王朝的兩大徒弟聯手,無往不利。更巧的是,宇昌股份公司也神奇的納入尹衍樑的潤泰集團之內。畢竟,肥水不落外人田,誰叫蔡英文與尹衍樑也都是登輝伯的好幫手。

但對生技胃口大增的老尹,哪會善罷甘休。這次將矛頭指向有中央研究院院長背書的浩鼎生技。但這家公司的前身早在1998年,就由翁啟惠、張念慈與尹衍樑於美國成立。

當時這家生技企業打著翁啟惠的研發創新,不久後就回台設立並上櫃。但不爭氣的浩鼎,明明公司就沒什麼產品好賣,更遑論實質營收,就糊里糊塗的將股價從甫回台時的31元,人為的炒到718元,成唯一家專坑殺散戶的高本夢比企業。

這是怎辦到的?不就是靠中央研究院的光環?這個以拼生意為己任的學術客棧,除了會養出不假拼選舉的法學政客、延宕國家生技研究園區工程、以及讓破壞台灣教育體制的政治二百五當前院長外,最近又誕生了一位愛用人頭炒股的現任院長。

如果公司有解救人類的新藥品也就算了,浩鼎公布提前解盲的決議,巧妙的將股價拉抬到718元的天價,讓散戶傻呼呼的追上雲端。但怎樣上去,就得怎樣下來。最後公司宣布解盲失敗,公司股價從718元慘跌至405元。
有趣的是,公司在解盲前有大筆作空股價的借券紀錄,內線交易的想像無窮。倘若當時台灣的證所稅順利上路,將台灣所有的人頭戶資料一網打盡,金管會早能揪出人頭背後的丙種金主都有誰了,這點似乎沒人為馬政府說話。

浩鼎事件最令社會難接受的是,翁啟惠霸佔學術龍頭機構,為特定產業與企業護盤。明明浩鼎的解盲成果以失敗收場,卻選擇與總統當選人蔡英文,一同發布充滿矛盾且不合邏輯的護盤言論,試圖維穩公司新藥品的挫敗。期間不知又坑殺多少散戶。

此外,尹衍樑、蔡英文與翁啟惠,似乎是個生技產、官、學利益輸送兼炒股的鐵三角,一個在位時為自己與家族企業核准生技公司的創立;一個在投資案遇困境時逢低接手,並金援學界泰斗,將利益輸送給指定人頭,順利讓窮畫家轉成億萬千金。

一個則靠著販賣學術地位與崇高人格,過著如性侵神父般的假面人生。砸壞中研院院長自胡適、蔡元培、錢思亮以降的清風亮節,玷污最高學術機構的招牌。實令人感嘆世風日下、人心不古。

但最令人咋舌的是,如此大剌剌的產官學勾結,居然社會上沒有來自社運組織的任何譴責。拱蔡英文政權上大位的太陽花世代與多個「一案式社運組織」,口口聲聲大罵馬政府與財團過從甚密,每每譏諷公部門愛搞黑箱、擴大社會貧富差距。

但一個買空賣空的生技惡夢,外加販賣國家最高學術機構聲譽的炒股案,卻沒任何社運組織出面譴責,或是上街抗議。同樣是中研院出身,且為社運悍將的黃國昌,何不為公平正義發聲?難道就因翁啟惠為提拔自己、順便捏造假單的老長官,一切反黑箱、反壟斷、反貪腐的高道德就不用管了嗎?

所以證明,台灣過去4年的反政府、反社會、反體制抗爭,幾乎多半是由民進黨培植的投資企劃,其中又以「登輝-英文複合體」為背後靈。因此當蔡所培植的生技炒股業遭人踢爆黑箱、坑殺散戶、擴大社會不公,這些靠著特定家產茁壯的社運政客,當然會選擇噤聲、當然會選擇出國進修。

不過,這也是好事一樁,否則住在凱道不遠的我,恐怕又會聽到連續4年的示威噪音。如今蔡主席擔任國家總統,有再大的弊案,人民也會有更多的包容心,讓社會搭上和諧號列車。


文章出自: https://tw.news.yahoo.com/blogs/society-watch/蔡皇炒股鐵三角-太陽花改搭協和號列車-031950139.htmlcoach包包型錄 COACH官網 LV LV官方網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